注册

周航的失去:一位理想主义企业家的最后一搏

标签:陈永贵 http://www.1x-sales.com 赌博网站。那些有优惠


来源:财经网

正在逐步退隐江湖的周航,在2018-09-18突然杀了一个回马枪。他积攒的情绪在当晚爆发,这也打破了他精心为自己塑造的平静。

易道用车

正在逐步退隐江湖的周航,在2018-09-18突然杀了一个回马枪。他积攒的情绪在当晚爆发,这也打破了他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精心为自己塑造的平静。

这一晚,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周航发布声明,矛头直指乐视。声明表示,易到确实存在资金问题,直接原因是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元。

当日,乐视发布了一封措辞强硬的回应,称周航此举堪称“农夫与蛇的现代版,令人愤慨”。之后双方各执一词,关系破裂。最终,周航带领创始团队集体离职。

周航想要最后一搏,以挽回他一手创立的公司。周航于2010年5月创立易到,这是国内最早的共享出行平台。公司在2015年运营状况出现危机时,周航接受乐视7亿美元入股。后者占易到股份70%,是易到的控股股东。2016年初,乐视派新的管理团队进驻易到,何毅任董事长、彭钢任总裁,并于同年易到法定代表人由周航变更为彭钢。

在这一年,外界一度传出周航已经出走易到的消息,周航虽然任职CEO,但是已经越来越少在易到的公开活动上露面。2018-09-18,媒体报道周航以合伙人身份加盟顺为资本,但并未从易到离职,依然是易到CEO,同时仍对易到持有股份。

《财经》记者了解到,13亿之争只是双方交锋的表面说辞,而实质引爆战争的是,双方就谁来接盘易到产生分歧。一位接近乐视的知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乐视正在卖一部分老股引进二股东。就在周航公然叫板乐视的前一天,4月16日周航和乐视已经在内部经历一轮交锋——周航力主引进的投资者,遭到乐视拒绝。

2016年最后一天,他发表的文章《一场关于120岁的湖畔夜话》中,流露出对人生放松、从容状态的向往。周航写道:在一系列旋转、上升与更迭之后,现在的我,想获得有舒适度的空间去自由调整一段时间。“这个想法,是我当下发自内心,最想做的事。”

而在他最近一次发表的演说中,站在湖畔大学演讲台上、面对比自己小两届的学弟学妹,周航又说:“失败就是创业的一种宿命,是不可避免的东西。”

一直以来,周航给外界传递的信息是,他是一位理想主义者;一位尊重商业规律胜过想打赢战役的创业者;一位已经正确认识了成功与失败,并且找到了一种平和的方式和自己相处的中年男人。但多数人都没有料到,仅仅距离他发表“人生感悟”演讲过去了20天,周航便以一种如此激烈的方式杀了回来。

“外面人看起来是财富,当事人行动的时候是为了利益,内心却都是感情。”网约车品牌快的创始人,陈伟星颇为动情地对《财经》记者感叹。“没有创始人甘愿被边缘化。”一位接近易到FA(财务咨询)的人士对《财经》记者说。

在某种意义上,从2015年接受乐视的控制开始,周航就“失去”了自己曾经一手创立的公司。过去两年多时间里,他始终在走与不走中纠结,在与自己、与乐视做斗争,他曾表示厌倦残酷战争,也曾表示希望可以“轻松和自己相处”,却最终以一种曾经自己都厌恶的方式再次跳进了漩涡中央。

  周航的洁癖

周航的人和不喜欢周航的人各有各的理由。喜欢他的人认为他简单直白,有理想、有远见、有情怀,是一个难得的有真性情的人。一位易到离职高层将他形容为“一个导师”、“一名绅士”。资深媒体人骆轶航则说他有“少年气”。

不喜欢他的人认为他做作、爱显摆。一位行业竞争企业的高层人士将他评价为“书生”。而一位早年接触过但最终没有投钱给易到的投资人说:“周航是一个‘梦想家’,有很多好的想法。”但是他话峰一转又说:“实施的时候太理想化,容易瞻前顾后。”

周航的老朋友谷懿对上述说法表示愤慨,在她看来,周航是一个“有理想的企业家”,兼具人文关怀、社会责任和商业底线。“但是商业理想和商业底线不一定能在中国成为最后的商业赢家。”谷懿认为这受制于中国不理想的创业环境。谷懿曾担任过四年印象笔记中国区CEO,现在是硅谷知名风险投资基金和米资本的创始人,她和周航相识已经有六七年时间。

周航19岁就开始创业,为此他还在大学辍学一年。大学毕业后,由家人提供启动资金,周航开始了卖音响的生意。早在2003年周航就实现了财务自由,一家人定居加拿大,生活富足、幸福。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样的生活已经完美,但是对于周航这样一个理想主义色彩浓厚的人来说,财务自由之后的无所事事让他感到痛苦。2003年到2010年,这七年糟糕到了极点。

他曾对媒体回忆,自己坐在自家院子里,盯着一片树叶,从脱落到飘下来好几十秒,他就一直盯着它,直到树叶落在地上。最难受的时候,他还在母亲的陪同下去看了心理医生。2010年周航从加拿大回国创立易到,为的是“要过一种富有创造力的生活”。

周航对价值感的追求高于对资本的向往。创办易到之初,他的目标是做一个价格和服务均高于出租车的高端出行品牌,“让所有的司机能够体面生活,让所有用户能够美好出行。”

周航对于用户体验的追求极其苛刻,甚至可以说是“洁癖”。他最早用的就是“选车逻辑”,用户可以自由选择车型。此外,他要求易到的司机戴白手套接送乘客——这种体验在行业逐渐规范的当下,都还不能被满足,更不要说在行业处在野蛮生长的初级阶段。

重来一次,我们依然坚持双向选择、高品质服务。”2016年8月在经历滴滴、Uber中国合并后,周航对《财经》记者进行书面回复时说。

谷懿用“仗义”来形容周航,而这种仗义不光是对朋友、用户,还包括对平台上的司机。谷懿对《财经》记者回忆,一次她坐易到的车,中途司机被抓了,她随手发消息告诉了周航,周航说:“把司机电话给我,我来处理。”之后他亲自安排去“捞人”。

“周航想做的是创造价值,而不是贬低对手。”谷懿说,这种价值不仅是商业价值,更是对于每一个个体的价值,这也是为什么他会在乎平台上作为个体的司机的感受。

从公司创立的第一天起,周航就一直希望可以“在正确的商业规则之下赢”。他非常看重合理的商业模式和盈利空间——这也确实是大多数生意的必备要素,只是他的主要竞争对手却不这样想。“从第一天开始我们就知道这是一个补贴的生意,不是短期能赚钱的模式。”快的天使投资人、阿米巴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王东晖告诉《财经》记者。

在此思路之下,滴滴、快的开始依靠资本弹药迅速扩张。在2012年先后成立的滴滴和快的,起初两年资本尚未大规模进入,转折点发生在2018-09-18,腾讯等公司以1亿美元入股滴滴,这是资本首次以亿美元为规模进入网约车行业,彻底打破了双方的融资节奏。

2014年滴滴拿到共计8亿美元的融资,截至2015年1月快的在该年度拿到7亿多美元。与此相对的是,2014年易到仅接受了由GIC(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领投的一轮投资,规模在亿美元及以上美元。

“滴滴、快的拿的钱里面,至少有3亿美元应该是易到该拿的钱,但我们并没有要,当时收支比较平均。”上述易到的离职高层人士对《财经》记者说,“他们拿了钱,补贴,完全就像不要钱一样,坐专车比坐蹦子还便宜,这个市场就完全混乱掉了。”

易到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杨芸近期接受《第一财经周刊》采访时说,易到在C轮融资的时候是可以一次拿到7亿美元的,但周航没要。“他觉得,只要把产品做得足够好就行,靠撒钱去获取用户,留存率是不高的。”

周航也曾对媒体回忆,大家都打价格战的时候,易到的做法是绝不参战,结果很惨。2014年红杉资本的周逵找到周航,和周航谈了三个小时,但还是被周航拒绝了。“后来这个行业融的钱越来越多,不断加码,我们没跟上,也就错失了机会。”

支撑滴滴、快的融资速度的,是腾讯和阿里支付战争的野心。而易到唯一的战略投资人是携程,其在2013年12月和2014年8月两次入股易到共计5300万美元。

Uber中国创始团队成员谈婧撰文说,当年网约车战争中,易到相当保守,原因之一是其获得了独家的优质流量导入——携程的机场单子,这让易到活得非常舒服。

市场上甚至一度传出携程要收购易到的消息。前述接近乐视的知情人士表示,携程也曾出现在易到的接盘者备选名单中,但出价实在太低。不过一位接近携程投融资部的投资人告诉《财经》记者,携程目前对易到已经没有兴趣。

王东晖认为易到的“金主”不如滴滴和快的,是导致其落败的核心原因之一。事实上,易到差点获得了百度的投资,但因政策突然摇摆使融资告吹。百度转头投资了Uber中国。

周航的“洁癖”还体现在对公司的控制权上——这也直接导致了易到一而再再而三与资本擦肩而过。“周航不喜欢把公司的主宰权交给投资人,所以他没有拿太多的钱。”一位易到离职员工对《财经》记者说。周航也曾反思:“我融钱其实一直都不困难,在C轮的时候有机会拿很多钱,但是我们没要。一方面考虑股权会稀释,另一方面我是奔着盈利去做的,目光全在客户身上。”

面对政策,易到表现出了比竞争对手更多的合规,这背后是更多的畏惧和妥协。2014年8月,北京市交通委运管局下发《关于严禁汽车租赁企业为非法营运提供便利的通知》,叫停私家车租赁,易到依据规则进行整改,这事后成为周航最懊悔的事件之一。

“2014年是我们最顺利的一年,当时我们是80%的市场份额,面对政府压力的时候,我真的就把所有的私家车停了,现在看起来是犯了巨大错误的。”周航对《财经》记者说。

一个致命的打击是,在疯狂补贴一年后,2018-09-18滴滴、快的宣布合并,这意味着合并后的滴滴快的以超过80%的市场份额形成行业垄断。

当周航清醒认识到形势的时候,易到已经很难找到钱了。

无奈之下,易到于2015年10月接受乐视7亿美元投资,乐视以此获得了易到70%股权,成为易到的控股股东。乐视入股之后,乐视网监事吴孟为易到第一大股东,占股66.67%;周航为第二大股东,占股25.33%;此后依次是易到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杨芸的2.29%,以及联合创始人、CTO汤鹏的1.91%。

上述易到离职高层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当时除了乐视之外,还有一些投行想进军出行行业,投滴滴投不起,就想投易到。

易到最终选择乐视是看中后者的生态布局——不仅为易到带来资金,还能带来生态资源,比如乐视手机就能帮易到触达用户。

“周航是那种宁愿优雅地输,也不想狼狈地赢的人。”一位易到离职高管说,“打流氓不用打流氓的方法,用打绅士的方法,这个事情会吃亏。”

2016年底乐视资金链断裂,危及易到,刚刚起死回生的易到再一次被推倒了悬崖边上。图/CFP2016年底乐视资金链断裂,危及易到,刚刚起死回生的易到再一次被推倒了悬崖边上。图/CFP

  公司失控

周航没有想到,在他接受乐视入股的一刻,这家公司就已经失控了。

乐视接盘易到之初,周航和乐视度过了一段相对和平的时期,持续时间大概在半年左右。上述离职高层人士回忆,在2016年一季度、二季度易到的发声比较频繁,单量上也取得了一定的增长。

在这段时间里,乐视相继派出何毅出任董事长、彭钢出任易到总裁,并在2018-09-18完成工商注册信息变更,易到法定代表人由周航变更为彭钢。彭钢此前在乐视控股任CMO一职,深受贾跃亭器重,被认为是在乐视体系下培养的典型的生态型人才。他加入易到的任务是——一年内日单超过100万,赶超Uber。

周航认为彭钢是一个可以弥补自己短板的人。他告诉《财经》记者,创业像一面镜子,更多的是认识自我,认识自我并不是说要改变自己,而是要通过团队的协作。“我知道自己有缺陷,就要有意识地找到这方面特别强的一个人来做搭档,比如彭钢。我们应该是互相要靠在一起的,过去我们没有靠在一起的感觉,现在开始有了。”

微妙的转折点就是发生在易到数据增长还不错的时候,2016年4月周航发布内部信,宣布要在二季度正式推出“生态专车”。官方对“生态专车”这个带有乐视色彩概念的解释是,在满足用户高品质专车出行的需求之外,还可以给用户提供影视剧、体育赛事、电商、游戏、音视频通话等乐视生态服务。

周航在2016年易到年会上说,要忘记洁癖式的创新,心态归零,重新出发,像一个全新的创业公司。“我们需要一场战斗证明自己,我们不仅可以做一个创新者,更要做一个胜利者。”

上述离职高层人士表示,乐视投易到是希望易到作为乐视生态的一个出行火箭,易到的数据那时候很漂亮,顾及到整个大生态的战略,易到的角色需要发生改变。但是对于这种角色的改变,“老易到人”有一些不能接受,同事们开始陆续离职。

多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易到离职员工说,在乐视团队进驻之后,易到经历了一场“大换血”。受灾最严重的区域之一是市场部门,因为市场部门对于品牌形象、宣传策略最为敏感,而营销正是这位新任总裁的老本行。“你可以看,乐视进入之前和乐视进入之后,他们公众号的画风完全不一样。”一位行业竞争者的总监级别人士对《财经》说。

上述离职高层人士则说,乐视的文化是鸡血、激进,这本身不是坏事,但是想要融入原有企业的基因,单靠一味地要求、胁迫文化融入,会比较难。不过这名高层人士也承认乐视的到来实际上延长了易到的战斗力,即使从现在来看,乐视对于当时的易到来说也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2018-09-18,滴滴收购Uber中国区业务,滴滴进一步垄断中国网约车市场。根据艾瑞数据,2016年一季度,在互联网专车市场滴滴以85.3%的订单居行业之首,Uber、易到用车和神州专车的市场份额分别是7.8%、3.3%和2.9%。这意味着滴滴和Uber中国合并后,市场份额超过九成。

9月,周航和一行人去了美国硅谷,一位和他同行去考察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那时周航就已经在四处寻找新的项目和机会。

事实上,自2016年6月周航就开始逐步隐退。周航在此次声明中表示,2016年6月之后,乐视强势派驻了以彭钢为首的管理团队,包括自己在内的三位联合创始人,均陆续淡出管理层,但是应乐视要求,避免引发外界过度猜测,影响融资,他们就以名留实走的方式(对外保留职务,保留人事关系并领取象征性薪酬),并未高调对外公布。

2016年底乐视资金链危机爆发,危及易到,刚刚起死回生的易到再一次被推到了悬崖边上。“易到有今天的局面,归功于他们(乐视)吧。”一位易到员工愤愤地说。

  最后一搏

周航没有放弃,他试图通过最后一搏,挽回自己已经失去的公司。只是这一次,一个理想主义者选择了一个曾经自己都厌恶的方式。

2018-09-18周航突然发布声明,矛头直指乐视。声明表示,由于乐视众所周知的原因,不可避免殃及易到,易到确实存在资金问题,直接原因是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元。

在周航发布声明后,乐视也发布了一封措辞严厉的回应。这封回应揭露了另一个事实——2016年11月乐视控股以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以易到为主体获得14亿元联合贷款,双方约定1亿元用于易到,13亿元用于乐视汽车生态。

据接近乐视的投资人向《财经》记者透露,乐视从去年乐视危机爆发以来,一直在通过各个渠道“找钱”,但是进展非常不顺,这14亿元是乐视找到最多的一笔。最终乐视是以易到的名义向中植系借高利贷,说明通过其他业务板块在其他地方已经借不到钱,相比之下易到还有现金流。位于北京的乐视总部大厦是乐视最好的楼宇,也是唯一没有二次抵押的大楼。乐视除了房产抵押外,利率也很高,在15%上下,并协议抵押了一部分乐视旗下业务的股权。

不过,13亿之争只是双方交锋的利器,而实质上引爆战争的是,双方就谁来接盘易到产生分歧。上述知情人士称,乐视要在不放弃控股权的情况下出售一部分老股,引进二股东。就在周航公然叫板乐视的前一天,4月16日周航和乐视已经在内部经历一轮交锋——周航力主引进的投资者,遭到乐视拒绝。

周航力图引入的是“某想进入互联网的大型投资控股型企业”,有业内人士猜测是复星集团,但是乐视以出价太低、生态协同性弱予以拒绝。上述接近乐视的投资人说,乐视的开价很高,他们想以乐视2015年10月入股易到的价格卖出——7亿美元获得易到70%的股份。“据我了解复星是不会投的,易到还有一大堆窟窿,这么多的应付款,可能就是一个无底洞。”该人士说。

《财经》此前报道,易到每个月需要烧1亿-2亿元人民币以和滴滴竞争,并且看不到烧钱结束的那天。

乐视有自己的备选方案,其中意的接盘者就是在乐视公告中所提及的“战略合作伙伴”。据《财经》记者统计,乐视汽车在中国的战略合作伙伴有博世集团、北汽、比亚迪和东风。“伙伴不仅能提供资金,还能有协同效应。老贾还是因为有选择的筹码,所以才拒绝了。”上述知情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

这位知情者认为,周航的激烈举动是为了给乐视方面施压,同意他的方案。

一位接近易到FA(财务顾问)的人士说,周航希望携投资人回归易到——特别是在网约车新政过渡期届满之后,政策层让易到与滴滴回归一个起跑线,甚至易到在高端出行市场更有积累,这让周航看到了机会。

新的投资者、网约车新政,这些关键字眼在周航的声明中都不动声色地出现。他在声明中说,基于对出行行业前景的判断,以及易到在市场多年的积累和良好的用户口碑,“一直有机构有信心、有意愿、有诚意投资易到”,另外他还说,网约车新政之后,市场经历过疯狂补贴大战,又重新回归到理性和以服务为核心的新阶段。

“外面人看起来是财富,当事人行动的时候是为了利益,内心却都是感情。”陈伟星对《财经》记者感叹,“我和身边很多人都不希望看到这样,创业不容易,有的时候老大是弱者。”陈伟星的另一个身份是周航在湖畔大学的同班同学。

周航既没有选择像当年大众点评的创始人张涛、快的打车的CEO吕传伟一样轻松地全身而退,也没有甘于在公司成为一位称职的职业经理人。他和去哪儿的创始人庄辰超选择了同一条道路——在其自我意志和战略资本的冲突达到顶峰后,选择离开。

在庄辰超不知情的情况下,去哪儿的控股股东百度和携程签订合并协议。三个月后,他用一句“去哪儿的故事结束了,托付与我的信任悉数交付了”,结束了他与去哪儿11年的创业征途。

同样的,在和乐视大战了几个回合后,2018-09-18周航带领两名联合创始人集体辞职。一天后,易到官方任命新的管理团队。就这样,周航离开了他“相生相依余6年”的创始公司。据《财经》了解,易到已启动香港上市计划。一位知情人士称,周航几无可能再回易到。

“这真是一个闹剧”一名业内人士如此评价。

[责任编辑:吕晨 PT025]

责任编辑:吕晨 PT025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科技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只此一家 红苹果 槐南乡 大沽南路古芳里 北靳寨村委会 须义庄 燕丹路口西 拾万镇 清郊 江苏吴江市平望镇 大兴桥北 友谊农场
石元乡 花东镇 北国温泉之乡 汤齿集团公司 绿杨桥 高梁镇 圳头新村 顺店镇 坑市场 当代城市家园社区 银古路街道 山西省大同市
京口区 大车 邢台市 前大磨乡 洪山区 安吉街道 王上村 马兰峪镇 方家埠 赵家碾 市辖区 杭州煤气厂 宁都县
http://www.fzlele.cn http://www.1x-sales.com http://www.123rugbysevens.com http://www.1245teamreferral.com http://www.winlion.net http://www.zzxtsg.com http://www.lsjaa.com http://www.1245teamreferral.com http://www.123nbagame.com http://www.ajmd.cc http://www.unigoods.cn http://www.qhlww.com